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花茶世界

茶之美:奇数与偶数

2022-05-30 本站作者 【 字体:

若用最为简单的言语来表述东方美与西方美的特色,大体“奇数美”与“偶数美”是比较恰当的。即便有特殊个例,从整体上看也算妥当了。

所谓偶数,是完全之数,可以除尽;而奇数是不完全之数,有着不可除尽的特性。

在西方文化里的“完全”,是从希腊时代以来的一种理念,其所追求的美的模样一定是完全的。而唯理论则是对这种倾向的强化,以求所有方面的理论正确性。西方就是这样促成了科学的发展。科学是基于数的学问,其所创建的法则也同样具有可以除尽的特性。精密科学,就意味着数的正确性。西方文化无论怎样都是要朝着偶数性方向展开的。

但东方却正好与之相反,奇数里有着生命的深邃感。如果西方用可以除尽的“二”来表述,那东方就是无法除尽的“一”,即时常可见的所谓“不二”。东方思想的代表佛教,就是“入不二门”的,即步入“非二的法门”。因为总是专注于这种不二,所以不属于偶数文化的范畴。在东方,科学尚未充分发达起来,其内里的不二思想便是原因之一。“不生不灭”、“色即是空”这些教诲,是无上真理的体验。“二”,是理论性知识;“不二”,是非唯理性的直观。这种非唯理性才正是奇数的深邃之处。可以说东与西在这点上正好是相对的。

偶数文化,在命运中注定是要有机械出现的,其成果便是机械制品。何为机械制品的美?是完全的偶数美,里面不存在在数上未被整理过的东西。而且因数之法则的严苛,也没有丝毫可以跳出其外的自由。机械美是限定在偶数范畴内的美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极为单纯且明确。总是单一之数,而非复合之数。这也正是机械支配容易陷入单调之中、容易变得冰冷的缘由。

把化学纤维与天然纤维,或化学染料与天然染料拿来做个对比,便可一目了然。后者在强弱、粗细、大小、软硬的组合上是复杂而不确定的,所表现出的是一种不规则性。而前者总是一定的、规则性的,这也是机械制造的前提。我们拿尼龙与绵绸来做个对比。前者是科学性唯理性的产物,线的粗细、韧性,弹性都是一定的;而后者绵绸却是不定的,因此才有绵绸的味道。前者是偶数系的,后者是奇数系的。染料领域的化学蓝与天然靛青,道理也完全相同。

世界将来的文化,应当是奇数与偶数、不定与一定的对立和此消彼长。比如在商业性科学性方面,偶数性的东西大抵会更多;但艺术性方面,奇数性的东西大抵会更受欢迎,因为其内里有着未被限定的自由。

想让其中一方完全消失是不大可能的。双方都有着自身的优点与缺点,并且互为补充。就跟科学与宗教的问题一样,相互尊崇与配合才是正道。只是,这并非左手与右手的关系,而是基础与建筑的关系。“不二”、宗教、直观是基础,“二”、科学、理论是基于其上的建筑。这也可以看作是价值界与事实界的关系。明白了这点我们就可以知晓,东方文化所赋予西方文化的恩惠到底有多大。所以一味地崇洋媚西,毫无意义。

阅读全文